女性解放后还要不要婚姻与家庭

文章简介:女性解放后还要不要婚姻与家庭,花神诗歌节广图诗人见面会,黛琪跟艾云老师的聊天(部分)实录 主持人:各位还有没有问题再问。我们最后一个问题,因为时间有限。 艾云:你想不到我这么保守,我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,我对人类的这个东西。 主持人:最想跟大学生分享的问题是什么?你最想分享。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女性解放后还要不要婚姻与家庭相关信息。

女性解放后还要不要婚姻与家庭

  花神诗歌节广图诗人见面会,黛琪跟艾云老师的聊天(部分)实录
  主持人:各位还有没有问题再问。我们最后一个问题,因为时间有限。

本文来自文史知识http://www.nokia115.com/


  艾云:你想不到我这么保守,我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,我对人类的这个东西。
  主持人:最想跟大学生分享的问题是什么?你最想分享的是什么?
  读者提问:想听老师们谈谈女大学生的出路问题。
  艾云:我来说几句,我说了以后,你再补充。
  黛琪:好。
本文来自文史知识http://www.nokia115.com/

  艾云:我现在觉得女权现在变成了一个伪问题了。因为我觉得女人再好的这种期盼,你如果张开双臂,扑到这个虚无,也没有意思。因为一个女人你只要承认是女人,你肯定渴望所谓的情感,就是另一半,就是一个男人。那么当我们的男人觉得不入你的法眼的时候,那到最后你说,这个女权有什么意义啊。我觉得当务之急,现在就是女孩子也等不及,你现在就退而求其次找一个稍微入眼的。我觉得嫁人,结婚,过完你的一生。但是至于今后你的内心有多少的秘密呢?那我觉得你的秘密是由你来去掌握,你能走多远就走多远。
  黛琪:我刚才听见了艾云老师给女学生开出的人生建议是嫁人结婚。我觉得好崩溃啊。不过我其实想过,因为我以前,前几年也经常去大学跟大学城的学生交流。作为女性来说,我个人我当然觉得我们女性有特别要注意的东西。我愿意跟,我认为我们最应该分享,最应该注意的其实是性这个问题了。我们跟谁在一起,我们是不是要跟他有这种性关系,我们怎么样在这种关系之中,没有引起道德的风波,同时又没有给自己带来健康的隐患,同时又不让父母背包袱,也不让这个男生有机会伤害自己。比如说他可能拍你的裸照,他可能以这种关系来威胁你等等的。其实艾云老师说的,是我这两天在跟广外另外一个,就是那个很有名的,反女权的何老师。他不是反女权,他是很女权的一个,不过他的女权是建议女性享乐,结果得罪了很多以工作权为基本人权的女老师,女同学。我们交流过,谈女性解放的未来出路究竟在哪里。我跟艾云老师的看法截然不同。
  我认为不管是女生或者是男生,你如果要个人幸福,你可能必须要放弃追寻一个完整的,完美的爱情,一个完美的婚姻,才能得到幸福人生的这个想法。你必须放弃这个想法。你要先实现你自己。如果你遇见可爱的人,你就去爱他。但是你们可能不一定是有那么对等的爱情,也不一定有那么对等的关系。这个取决于你自己的选择。你必须是尊重自己的选择,尊重自己的真实的心态。你不能说我这辈子一定要去追寻一个异性,一个家庭,然后生一个两个孩子。我现在给自己打60分,我去追求一个65分的爱情,然后建设一个65分的家庭,养一两个一百分的孩子。其实这样你一辈子就毁了。
  因为现在这个时代是非常自由的。养育小孩,建立家庭,或者是自己养活自己,你都是可以自己独立实现的,你可以自己完成。你所要防范的风险是在你的青春期,在这个不安全的时期内,你既没有独立于原生家庭,也没有独立于社会。你自己完全无法独立的时候,你可能会受到的就是我刚才说的那几个方面的伤害,一定要回避这种风险。当然了,不管男生和女生,我们的身体当然是自由的。我们到了这个年龄,我们的性意识和性生理已经完全成熟了,我们当然是,可能是需要性的。艾云老师的意见,她认为这个是必须的。我个人不反对各种情况。你可以性冷淡,但是也可以中性化,当然也可以有更多的需求,因为这个时候是性需求的旺盛期。但是你一定要解决好自我保护,规避道德风险,同时不要让别人,不管是跟你有关系的人,还是其他没有关系的人,以这种东西来伤害你,一定要规避这个。同时我再一次强调一下。就是说我们作为女性的个人的出路,女性解放后,我们个人自由,我们实现自我的真正出路,不在于爱情,也不在于家庭,当然也绝不在于事业或者工作。很多人是没有所谓的事业的,或者干脆就是把维生的工作当成了事业。
  我们可以很客观地观察一下周边的社会。看看你的原生父母,看看你周围的了解的家庭,可能幸福的不到1%。你看到的那一个幸福的1%,他很可能还是经过高度技术和智慧处理的。它是需要你付出巨大的心力去维持的。我们到了这个时代,我们会觉得这个很没有必要。为什么呢?因为性现在是容易得到的,不管你想得到同性的性,还是异性的性,各种各样的性,这是容易的。其次没有多大的道德风险,如果你不是一个那么在意别人的眼光和看法的人的话,同时这又是个体孤立的一个社会。这个社会我们每个人都极大地碎片化了,没有人盯着你的。所以其实你已经是一个自由人的话,你为什么要去给自己背所谓爱情和婚姻这种枷锁,以及家庭这种包袱。
  另外一个,刚才我说养育社会化的问题。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会做一个好父母,我们不会去跟子女去分享,不是这样的。我们仍然会做一个好父母,我们会有很温馨的家庭时光。但是生育不再是每一个人必须要承担的东西了。喜欢生的人,你就去生了。你喜欢机器给你生的,你就让机器给你生了。男人的子宫前几天刚刚实验成功,他想生也是可以的。男人如果愿意生BB,他其实不用做那么复杂的变性手术,生一个BB就可以了。所以说这已经是一个非常自由,非常开放的社会的时候,你一定要更加开放地对待自己。因为你们还有大把的前途。我们是人到中年,然后才有这一点点智慧,跟大家来分享。我们是已经陷在家庭的牢笼里了,在以前没有很好的发展自己,这之后有了更多的牵绊,更难发展自己。当然幸运的话,我们会承认这牵绊就是所谓的世俗的幸福。但这幸福,并非有了牵绊就意味着有了幸福。绝大多数情况下大家是彼此牵制,互相拖后腿,甚至拖下无明的深渊。命运对于很多人,不是走向自我觉察和觉醒之路,而是互相荼毒折磨之路。这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现实图景的主要画面。
  所以我觉得你们可以更自由一点。因为这个时代,家庭必然会出现新的样式,而不是以前的样式了。我希望你们可以,不是说更幸福,而是说更大地,更多地实现自己,发展自己。不要被那种辛辛苦苦的,庸庸碌碌,朝九晚五,夫妻互限的那种工作和人生所拘禁。女生不要被一个屌丝男人或者是一个小渣男所局限,男生也不要被自己的欲望折磨得头昏眼花。这个世界上森林多得是。我们可以高兴地看一下风景,但是我们也可以走开去创造自己的更多的风景。谢谢。可能有点过于那个,谢谢谢谢。
  艾云:我跟黛琪谈这个,还真是有一点碰撞呢?其实碰撞并不是一个坏事。倒是我觉得通过我们谈女性的权利,女性的自我救赎,以及女性的自我的自由,开放社会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这种自由状态,给中国的男性提一个醒,就是你们原来以为,女性,反正我找不着你,我就找她。我找不着她,我再找另一个她。你觉得你是性别优越的。现在我倒觉得给中国男性提一个醒,就是说,当女人们都有自己个人的这东西,她就会想我不跟你玩了,没必要跟你玩这个。婚姻啊家庭啊这种男权的游戏,我们退出了,不玩了。这个时候我觉得男人要好好地去反省自己。我觉得男人要变得好起来。那怎么好起来呢?倒是中国现在男人开始,走的这一步一步的这种爱的教育,这种内心的这种什么什么的教育。我觉得是要从自我教育开始的。
  我是为我们女孩子,为什么担一点心。刚才那个女学生说,可以不要家庭,可以不要什么的。但是我是觉得,如果说每一个女孩子都有一个强大的灵魂,强大的肉身,强大的这种职业的话,那也行。但是我看到第一批来深圳闯荡的那些女子,其实的后来,她们真是貌若天花,可以说是心较比干多一窍,那非常聪明。但是到后来,她们也没有生育,也没有男朋友,也没有什么的。到最后守了一堆钱。我倒觉得挺黯淡的那种日子。
  黛琪:守着一个男人就好吗?
  嘉宾:不是好和不好。那一个女人就孤孤单单的一生。我觉得,不能说女人非要找一个男人,但是你说除非一个女人很强大。
  黛琪:我同意艾云老师说的,就是除非男性提高到,自己在婚姻中所给女人的性价比。因为我们现在看到的婚姻内容是这样的,女生照顾男生,照顾了很多年。很有可能男的早早去世了,她照顾我,我无法回报这个女生。也有可能他们一起老了,然后这个女的老了,这个男的也并不照顾她,他没有能力照顾她。甚至说这个女的现在,中年啊青年时期就生病了,他也不照顾她。就是说在现实的婚姻里面,婚姻回报率对女生是非常低的。你一定要意识到这一点。
  嘉宾:这个我知道,最近看一个东西,它其实是西方的一个调查。就是当两性之间生病后的情况。如果男人生病,女人会不离不弃地照顾他到老。如果女人生病了,在中年还是年轻的时候,离婚率非常高。因为男人受不了女人不做饭,不照料家庭这个问题。
  黛琪:家庭在这个时候是男性的保障,但是它并不是女性的保障。以前的时候,它同时还是子女的保障,但是它现在也不是子女的保障了。特别是中国现在的这种独特的国情之下,如果当父亲想放弃某些责任义务的时候,子女是得不到什么的。就是说中国的家庭,对弱势这一方提供的保障和愿意提供的保障,其实越来越少。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的男不愿意结婚。是因为他觉得,我一个人挣钱,挣得多多的,我外面的女朋友一大把。我不必养谁,我有女朋友,我不必要去养一个妻子和孩子。
  艾云:其实你说的这些困境,我也不是说就躲在屋檐下,不注意。其实我真的是,因为我最近一直在想写一个关于深入女权的文字。过去我是讨论的是女人,写作中的女人怎么面对这种写作,还有各种各样的。但是现在如果扩及到社会,确实,现在两性关系是前所未有的,我觉得处在这种暗中的焦灼状态。你说冲突和斗争也不是,它就是一种焦灼。这种焦灼是在于,我不知道性别解放的出路在哪里。毕竟婚姻和家庭是有价值的,人类社会完全抛弃婚姻和家庭,有点可惜。因为我可能还是想作为一个写作的人,想照顾到方方面面。我真的还不是诗人。我就觉得,女性在你的生育年龄,在你最美好的年龄,你还真的是要完成一点生命中的东西。不能说你们结了婚,再离啊,不是这个意思啊。如果结了婚,你至少生了一个孩子,我觉得作为一个女人,至少我有了一个孩子以后,我再遇上什么样的男人,那是另说了。
  黛琪:是吗?不一定。
  艾云:如果我连一个孩子都没有,我觉得好可惜。
  黛琪:不一定要结婚才能生个孩子。我们举一个最显耀的例子,其实是一个非常深刻的一个悲剧。吴仪和法国的女部长,我们可以对比一下。法国的女部长前几年大着肚子上班,全法国的人民都不知道他爹是谁,就是这个肚子里的孩子的爹是谁。她生了孩子,生得还挺好的,现在教育也很好,她非常快乐。她至今还单身,单亲妈妈了。法国的这一任总统不是跟前几个女朋友都是同居女友关系,也生了孩子。当然他最近跟最新的这个女友是举行了婚礼。其实在他来说是第三个家庭了,但前面两个身份是女朋友,可是有孩子。然后我们再对比中国的女强人。那些取得非凡成就的女性,就是在你这种一定要结婚,有家庭,才能生小孩的观念下,做了一个终生的单身。她们事业有成,地位很高,但是个人没实现什么。
  艾云:她们不可能,她们地位高,身家百万,她怎么可能找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来生啊。
  黛琪:孩子都是有父亲的。问题就是她为什么不可以。你一定要去她为什么不可以?这个不可以正确吗?
  艾云:是。
  黛琪:所以这个现实究竟是对她有利的,还是没利的呢?我们对现代社会的事情,一定要考虑清楚其利害。任何东西,不管是道德观念,还是社会制度,究竟是对个体有利,还是无利。当它对你无利甚至有害的时候,我觉得你还是要抛弃它。
  艾云:我刚才跟黛琪一直作为争论的一方,为什么?因为她说的可能是20年以后,我们中国的男女,我觉得基本上处在这种认知上的差异不太大了。可是我要考虑的是,我们现在女孩子才18岁,她再过20年,她已经38岁了。我说的是很具体的。你现在先生一个孩子,找一个能够退而求其次而能够欣赏他一方面的。至于今后,其实两性之间的关系,越来越变得敏感和多元的时候,男人到最后其实还蛮害怕女人的。为什么?其实女人在根本上比男人强大。我们到最后,我觉得男人为什么说要,我不跟你结婚,我离了婚,我一定要再娶一个。他其实他在家庭中的那种稳定感是比女人更需要的。我只是觉得我们这些女孩子,你除非说,我离了婚以后,我有我的男朋友,我没有婚姻我有男朋友。我觉得一个女人,真正的女人,她要享受的是需要。我觉得当我的金钱不需要了,当我被保护的这种东西不需要的时候,我还需要我的肉身。比如说大家看,你都一直攻击武则天。你们男人可以三宫六妾,但是作为武则天,64岁的那一年,李治死了,那个男的比她小4岁。她64岁,她的身体还依旧火旺葱茏。她这个时候,她作为女王,她确实是可以的。像我们说叶卡捷琳娜大帝,她也可以,她的禁卫军都是她的男人。我觉得当我们不是女王,也不是那种非常精英得不得了的女人的时候,我们怎么去安排我们的肉身。我觉得这是一个具体化的过程。你说依靠工具,性自慰或者是什么什么的。就是这些东西,它还不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根本。因为我们是在三八妇女节聊天,所以我要谈谈的是我们女人非常体己的一些心里话。我们一方面是精神灵魂很高的,但是我们一方面还要面对非常具体的需求。具体的我要碰到这个男人的。如果我老是按照那种很高导的东西,我真的给他pass掉了。那所有的男人都可以不入我的法眼。所以我看到了我的那些女性朋友,她们一个一个,到最后自己真的都挺孤单的。你说要啥有啥,上得了厅堂,下得了厨房。插得一手好花,写得一手好文。
  黛琪:但是就是缺一个男人。
  艾云:我说的意思,她们很亏你知道吧。
  黛琪:没有一个男人就很亏了。
  艾云:当然亏了。你觉得不亏吗?因为男人是,你要普遍都下降的时候,那你就睁着眼睛都看不到了。我说我们这一代,其实我们当初大学毕业的时候,可选择的人挺多的。因为我们这一代都是一些老实巴交的那种大家长式的男人,我们满眼都能找到男人。但是至于他们今后懂不懂爱,那是我们的事。我们懂,我们懂了以后,我们可能会教给他们。为什么我们会写作。是因为那个男人不懂,我们自己懂。那我们就通过写作来转移和传递自己的一些感情什么的。但眼下普遍性的女性,怎么去自救。我倒觉得她除了上天,还要入地。她除了很高导的灵魂,这种什么的超越,对什么自己要怎么什么的。还有一个非常具体的。就是我面对我现实的人,是不是就一定全部都把他们看得特别的低。我觉得有时候,要适当地发现我们异性的一些好东西,陪伴他们成长,有时候也是需要的。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技术性的考虑啊。
  ……(略去)
  主持人:非常感谢我们艾云老师和黛琪老师诚恳的分享。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未注明“原创”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,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@duiis.com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