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籍修复这个几乎不为人知的行业

文章简介:古籍修复这个几乎不为人知的行业,一门要求精纯手艺、同时极其枯燥沉闷的行业,需要的肯定不仅是技术与定力,冷静与沉着,也需要对这个行业的极度热情,否则,如何能板凳一坐十年冷,成为一位有经验有阅历的资深技师? 我说的是古籍修复这个几乎不为人知的行业,这让我想起那部年代已远的偶像。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古籍修复这个几乎不为人知的行业相关信息。

古籍修复这个几乎不为人知的行业

  一门要求精纯手艺、同时极其枯燥沉闷的行业,需要的肯定不仅是技术与定力,冷静与沉着,也需要对这个行业的极度热情,否则,如何能板凳一坐十年冷,成为一位有经验有阅历的资深技师? 本文来自文史知识http://www.nokia115.com/
  我说的是古籍修复这个几乎不为人知的行业,这让我想起那部年代已远的偶像电影,竹野内丰和陈慧琳主演的《热情与冷静之间》。电影里顺正是一位古画修复师,在阴暗的教学穹顶下,他一丝一丝寻找古人的线索,一笔一笔描画古画的本来面目,他的职业神秘而又充满浪漫色彩。我们讨论的古籍修复,却要在那个暗色背景下进一步剔除异域风情、美丽教堂,和浪漫爱情,只留下细致、专注、沉闷、冗长的部分。

本文来自文史知识www.nokia115.com


  一本古书,在经历了几百上千年变化无常的温度与潮湿、蠹虫与霉菌、风化与磨损的考验之后,作为万中之一幸运地出现在现代人面前,何其珍贵,何其激动人心,它们是人类历史的最真实见证者,是人类文明的忠实传承者,它们穿越长长的岁月,带着太多的神秘因子抵达今天,今人怎能不竭尽所能善待它们?可惜,此时的它,往往像剪过的窗花、揉皱的手纸一般残破不堪,如何恢复它的本来模样,不增加也不减少它当年的魅力,实在是一件具有相当难度的事。这需要一位专业的古籍修复者巧夺天工的妙手,和他们超乎常人的热情与冷静。
  修复古籍要从判断开始。古籍鉴定有七字诀“纸、墨、字、行、序、批、装”,正确判断一本古籍的年份、用纸、墨汁、装帧手法,才能用近似的材料和方法让它恢复原状,而修复的最高境界就是“整旧如旧”,最大限度地保留古籍的原始面貌。
  古籍用的纸,多为麻纸、绵纸和竹纸三大类别。麻纸以麻制成,汉至宋元的经卷、唐代朝廷文书、宋元刻本中有很多用到麻纸,麻纸正面光滑洁白,背面粗糙,纸质柔软,坚韧耐久,如果妥善保存,甚至可以千年不坏。绵纸又叫皮纸,宋朝至明初广泛使用,原料以木质植物纤维为主,因纸的结构呈棉絮状而得名,南方称皮纸,北方称绵纸。竹纸是竹纤维纸,从文献上证实唐已有竹纸,进入宋元时代已是名冠天下,被广泛应用至清末,我们今天所称的毛边纸也是一种竹纸。修复古籍时,对纸的判断至关重要,找到与古籍质地与观感尽量相似的纸,修复便成功了一半,而如果缺乏有关知识,或是没有耐心去找,再灵巧的手,补出来的书也难以将修补痕迹与原书融为一体。
  古籍修补的精细,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大致来说,分为四大类方法,分别是补书法、去污法、托裱法和水洗法。补书法主要是针对虫蛀和鼠咬的书,先将有蛀洞和咬痕的书页打开,有字的一面向下放在隔板上,在蛀洞周围抹上特制的糨糊,再用配好的同色同质纸对好纸纹,按在蛀洞上,一手按住,一手依糨糊湿印把纸撕下即可,其中分寸全凭修复者手感拿捏,对修复者的经验与技术要求极高。
  去污是针对脏污古籍的,先用毛质软排笔慢慢刷去污斑上的浮土和泥迹,厚泥则用小刀由泥斑中心顺着纸纹向外刮,如果书页破裂,则顺着纸张裂缝的方向刮。听起来都不可思议,是纸啊,而且是历经百年千年的纸,如果刮掉脏污而不伤纸质,这实在是一项太考人的技术。如果是生手鲁莽下手,再珍贵的文物也将毁于一瞬。
  托裱法在修补“霉”书和“焦”书时最合适。古籍由于受潮日久,形成糟朽,无法阅读。对于霉烂书,先用同色纸将破损处补齐,然后用排笔在书页背后刷上糨糊,再裱上一层薄棉纸(纸幅要比原书页略大),拂拭平整,逐页依此进行,全部裱好后再截齐装订成册。有的古籍,受风吹、日晒、烟熏变得焦脆,似烟叶状,一触即碎,难以翻阅,这类古书也只能使用托裱法修复。
  水洗法是一种更讲究技法的修复方法。古籍中有些脏污严重,或是书页紧密粘连,有的甚至被水浸透或是从地下出土,承受长期重压,粘连紧密,犹如黄色或黑色的书砖,此类就必须用到高难度的水洗法。洗书是用水要洗的书页涤荡、洗刷,依脏污与粘连程度不同分别用清水、沸水或碱水清洗,洗的手法又根据情况有所不同。水湿不太严重的,可用冲水法,即把要处理的书页置于斜放的木板上,用水缓缓冲洗;水湿轻微但又留下黄色污迹的,要用“划水湿法”,即用毛笔蘸上少许沸水,在污迹处划湿,再用吸水纸隔开、吸干;对于书页粘连在一起的书,可用“蒸书法”,使水蒸气浸入书内,稍凉后,将书页揭开,再晾干、压平;污迹严重的,可以采用“煮书法”,即把书页放入溶有漂白粉的开水中,一边在火上“煮”,一边摇动,特别要掌握火候,然后取出放在事先备好的凉水中,洗去漂白粉的味道,再晾干、压平;有油污的书,如蜡油,由于油溶于水,必须用“熨烫法”,即在油污书页的两面,各垫两三张吸水纸,用热熨斗熨烫吸水纸,使油溶化在吸水纸上,必要时可以反复几遍……各种方法不一而足,而碱水和漂白粉都会破坏纸质和字迹,要尽量减少使用。
  科技飞速发展,历史留存下来的手工制品更加珍贵,而修复这些手工制品,往往也只能依靠人手的精湛技艺。破损古籍的修复,离不开纸、线、钉、浆糊这些看似简单、实则复杂的用品,也离不开修补、喷水压平、折页、捶平凸补纸、齐栏、装订等数十道工序。在修复过程中,手法有不同,效果有不同,修复过的东西与不可知的历史中的模样是否真的一致,我们不得而知,但记忆随着工序的不同而相对变化,但是万变不离其宗,只要老老实实按“整旧似旧”原则去做,就能达到版本学家所要求的不改变原貌的目的。
  古籍不可再生,修复它们,也是对人类文明的填补。修复它们,是对日益浮燥的现代人来说也是一门日渐失传的大学问。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未注明“原创”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,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@duiis.com。